威尼斯人手机投注  ="0" data-cropselx1="0" data-cropselx2="558" data-cropsely1="0" data-cropsely2="384" data-ratio="0.6638888888888889" data-type="jpeg" data-w="1080" width="558px" data-src="" style="box-sizing: border-box;color: rgb(51, 51, 51);overflow-wrap: break-word !important;visibility: visible !important;width: auto !important;" src="http://www.adegreens.net/Uploads/Download/2019/11/13a9b39b6e40279aae59b2417745daf3.png"/>


1

威尼斯人手机投注官网,說明這是管理優秀的公司

秦朔:如果讓你給商學院的學生去講京東的管理思想和管理模式, 你覺得1.0階段的時候,它的要素可能是你剛才講的體驗、成本、效率、大家庭的文化、奮鬥的精神。那到了2.0 階段的時候,你的管理思想是什麽樣的一些内涵呢?


劉強東:我倒覺得1.0階段的時候強調的是全員銷售,整個都是銷售型組織。


秦朔:銷售導向的。


劉強東:對,就是幾乎全員都是參與銷售的,整個公司就是銷售部門,就是銷售部,業務部。到了2.0階段的時候,強調是一個系統流程,到了2.0階段才真正是完全意義上的現代化企業。管理上的3.0版本,我們是從去年開始提的,強調的是要授權。


秦朔:要授權。


劉強東:對,要授權。你的創新,你所有沒有授權的,都是得不到保證的,特别像這麽大一個機構情況下。但是我剛才說了中國社會環境很特殊,授權帶來了很多的風險,比如說貪污腐敗,這是很嚴重的問題。


秦朔:對,最近我們發現了很多互聯網公司,包括百度等,都加大了打擊内部腐敗的力度。


劉強東:是,我們大概兩周之前,公布了自己内部的腐敗案件,公布之後公司股價跌了很多,我們的IR受到很大的壓力,給我們寫了好幾封郵件,說全球的投資人都恐慌了。


爲什麽?在美國這樣的國家裏, 如果發現公司有10名員工貪污,那企業的高管就會被開除,甚至被公安機關抓到牢裏去,因爲這說明這個公司的管理已經爛到家了,這個公司的股票價格應該爲0才對。


但是在中國作爲大的公司,如果能查出内部的腐敗,說明這是管理優秀的公司,而這一點老外他是理解不了的。這都是中國的特殊國情,所以如何來充分地授權,授權是一種信任,當然在授權之後,在中國這種情況下,還要設法去打擊腐敗,兩者之間要存在一種平衡。



2

如果不考勤,絕大部分中國企業不到三年就會倒閉


秦朔:以前人們常說中國是世界工廠,但我們在公司參觀的時候, 感覺這裏就是世界辦公室,有很多很多的年輕人在一個信息化的平台上共事。随着信息化的發展,那你管理一個大規模的公司是不是會相對容易一些,還是說我們通常學到的那些商業管理的知識,其實都還沒有辦法逾越?


劉強東:我覺得考勤管理系統肯定是很好的工具和手段,特别是很好的技術手段,但是再先進的官網,如果沒有了良好的企業文化做基礎的話,那麽最終會發現這個系統會是千瘡百孔的,會有無數漏洞。


比如很多人說谷歌美國公司的員工不打卡,人們自己決定上下班時間,但是說句實在話在中國,如果你要實行上下班不打卡,我可以告訴你絕大部分企業不到三年就會倒閉,因爲在中國,在很長的一段時間裏,咱們整個工作人員的自我約束能力還不可能達到那樣的層次。


秦朔:自驅動、自約束還有待提升。


劉強東:對。咱們中國員工的自律性,老實說目前整體上其實很難達到發達國家的水平,差很多呢,在這種情況下,我覺得隻有推出适合整個中國現代國情的考勤管理系統和考勤管理模式。



3

管理藝術其實就是平衡的藝術


秦朔:在你探索這個模式的過程中,我記得好像有一個階段,大家說你是非常事必躬親的,但是中間又有人說你喜歡學英語,要經常到國外去,而且甚至離開過公司很長一段時間,那個時候你就不緊張嗎?


劉強東:我覺得管理其實就是做一種平衡,所謂的管理藝術其實就是平衡的藝術,授權和腐敗,信任和監督,永遠都是在兩個方向之間,你如何保持一個最佳平衡點,而且這個最佳平衡點跟随你的業務規模、組織規模也在不斷地變化,這個點也是在不斷地偏移的。


比如說前十幾年我們做物流投資的時候,公司沒有這種技術,沒有這種底子,也沒有這種基因,大部分同事不懂,都要靠大家共同學習,共同努力。所以我要紮到底,細到一個膠條怎麽設計,一個托盤怎麽設計,一個打包位怎麽設計,因爲其實沒人懂。中國沒人做過這個東西。


秦朔:大學教材裏也找不着。


劉強東:對,中國物流雖然發展了幾十年,但過去的物流體系都是2B的,到門店的,或者是搞批發的物流體系,2C的物流體系沒有,從來沒人做過,一片空白。我們隻有靠自己來琢磨,威尼斯人作爲一個創始人,你必須一竿子紮到底,要親自參與到每一個細節設計。


當然到了2012的時候,我突然意識到,我連續5年,從2007年投入一直紮在物流,導緻團隊依賴性非常強,凡事自己不動腦子,什麽都來問我,老劉這該怎麽辦,老劉那該怎麽辦,我說現在公司大了,我管不了這麽多了,我相信你完全能夠把它管下來,你決定吧。


但是5年了,人的慣性形成了,無論你怎麽跟他說,明天他還是會來問你,這個事該怎麽弄,那個事該怎麽弄,我就出國,在國外待了8個月沒回來。


秦朔:電子郵件有很多請示嗎?


劉強東:郵件的話,我不回複,如果問我,我說這在你的授權範圍内,我走之前我們VP最高簽字可以達到一個億,就是一次進貨不超過一個億就不需要我批,他批了财務就要給錢,他有權力批,他如果不到一個億來問我,我不回複。


超過一個億,那我回複批準或者不批準。比如說非經營性支出,比如說出去吃一頓飯,差旅費這種,不到500萬的非經營性支出,一次性不超過500萬的,他自己簽字就可以,不到500萬如果來問我,我也拒絕回答,逼着他,過幾天你發現他自己還是做了。


然後有了這8個月時間,慢慢地團隊已經養成了獨立自主的習慣。比如說從我在國外待到第5個月起,3個月中我沒有接到一個請示電話。


秦朔:當時那你是不是有點失落啊?


劉強東:沒有!每周我都會收到周報告,周報告我還會看到每個同事、每個部門在做什麽,而且我發現周報剛開始都寫得類似請示或彙報。等五六個月之後,你發現同事給你寫的大部分都是思考,自己提出來的問題,自己在解決問題他說我現在面臨了什麽困惑,然後他自己郵件寫了我怎麽解決問題,我覺得良好的授權文化,應該是深入人心的,我覺得夠深化了我才回來。


秦朔:這樣聽下來,其實京東原來給人的印象是劉強東的京東,但現在感覺還是有很多很多各種各樣的發動機,他們也一直在驅動這個京東。


劉強東:如果真是隻劉強東一個人管理京東的話,我告訴你,永遠不會超過一萬個人,一個人就算是天才,也管不了一萬個人。



附:劉強東牛津大學演講



(劉強東和牛津大學同學合影)

很榮幸能夠來到這所有着将近一千年曆史的偉大學府,見到這麽多同學,之前沒有跟任何同學深入溝通過,不知道大家想聽什麽,主辦方說現在很多在校學生多多少少還是充滿着迷茫,大家都想讓自己成功,都知道自己的A點在哪兒,B點在哪兒,但是不知道怎麽到達,希望讓我講講大學時期的經曆,以及創業後幾個重要的關鍵節點是如何做出選擇的。


我1992年考上中國人民大學,當時從宿遷,中國江蘇北部的一個鄉村去上學。大家知道在那個年代不可能像今天一樣能夠在牛津這麽好的環境裏學習,不僅風景美麗,有文化、有曆史,而且各項條件也非常好。那時候中國非常窮,窮到什麽程度?


當年我上人大的時候,我們家所有的親戚、朋友,還有全村的村民,大家兩分錢、五分錢,最多是給一塊錢,集資了500塊錢。全體村民把所有的雞蛋都拿出來送給我,76個雞蛋,就背着它去了北京,那是我第一次到北京。所以到了學校之後,對于我來講最大的挑戰就是如何生存,因爲我也知道家裏面,還有村裏面再也不可能給我一分錢了,隻有500塊錢、76個雞蛋,從此就要靠自己。


在那個年代,北京打工是很難的,幾乎很難找到打工的活。但是我沒辦法,所以就跟很多同學一樣去做家教,去學校食堂門口刷廣告,第一年相對來講雖然很辛苦,但是基本上能夠生存,努力學英語,因爲在那個年代我知道,上了人大之後,不能隻靠學自己的專業社會學,我一定要多學東西。


1993年下半年,我決定學計算機,因爲在1993年的時候,人民大學根本就沒有什麽電腦,那時候計算機在中國是非常高科技的,買一台計算機都要弄一個機房,要恒溫恒濕,要鋪地毯的。所以我就買了很多書開始自學編程,學完編程,大三的時候去中關村去給人裝電腦,發現裝電腦賺錢還是很多的,所以裝了一年電腦,當時學習也很好,各方面都分數很高。


到大三的時候,我在想因爲雖然打工賺很多錢,但隻裝電腦,這不是一個事業,隻是可以賺錢。在那個年代,經過詳細的分析,我覺得中國有十幾億人口,民以食爲天,吃一定會成爲未來20年整個中國不斷上升的一個行業,所以我說開一個餐廳,希望有一天能夠在中國開一萬家餐廳,像麥當勞、肯德基。然後就把打工幾年賺到的錢,背着一大書包現金,那時候我沒有銀行卡,沒有在線支付,背着一書包的錢去人民大學西門找了一個我最喜歡的餐廳,門口告示說餐廳轉讓。


吃完飯我問老板多少錢轉讓,老板說24萬,我說下午過來找你,買你的餐廳。老板一看就知道我是學生,我估計走的時候肯定說神經病。下午我去銀行把所有積蓄全部取出來,老板在那兒都傻了,他說你不讨價還價嗎?我說我喜歡的東西不需要讨價還價。而且這是我事業的起點,我不是靠你這一家餐廳賺錢,這是一個種子,我把它做好以後要标準化,然後要連鎖化,所以我不在乎這一家餐廳貴一點少一點。老板聽了以後說“你,有前途。”


于是我把餐廳買了,前台找了一個小姑娘在那兒收錢、點菜,那時候還看了很多管理的書,複印聯三聯,要對得起來,這樣後廚的菜和前面收錢的對得起來,然後把采購也定了很多規矩,所有員工工資翻倍,每個人送了一塊手表。過去員工全部住在地下室,條件非常糟糕,不是人應該生活的那種條件,我把他們搬到六郎莊,租了三個院子,這樣能看到太陽,有暖氣、有空調,又建立了很多制度,我想員工一定對我非常好,剛開始員工對我也很好。


但是過了三個月之後發現虧錢,不但自己拿不了幾個錢,發工資沒錢,結豆腐沒錢,買啤酒沒錢。那個時候我還在大四,還在上學,忙着畢業論文,所以沒有太多時間,每個月就去兩個小時。剛開始員工給我錢,後來就不斷問我要錢,到了半年多的時候,我的錢也沒有了,然後我就去調查發生什麽了。


最後餐廳一個老人跟我說了一件事情,他說“小劉啊,你這樣開餐廳,永遠是虧的,你家都虧沒了。”我說爲什麽?他說收錢的小姑娘和後面的大廚談上戀愛了,每天把餐廳收銀的複印聯一扔了,這錢不就不用交給我了嗎?這樣就查不出來。買菜的小夥子剛開始不斷地漲價,當年的牛肉,最早是8塊錢一斤,到6個月以後變成18塊錢一斤,他還不過瘾,剛開始說6塊錢漲到8塊錢,8塊錢漲到10塊錢,漲到18塊錢的時候,他還要貪更多的錢,怎麽辦?買5斤說10斤,買10斤說20斤。


那幾個餐廳的人天天在一塊,關系處的好,分一筆錢,所以沒人告訴我。餐廳吃飯喝酒一定要喝最好的酒,菜吃最好的菜,晚上我也不在,十點下班之後,每天晚上全體廚師、服務員要吃最好的,所以大概6個月時間,那個餐廳把我的錢就虧光了。


我知道這件事情的時候,我就跟員工開了一個會,把所有員工都多發了一個月工資,提前讓買菜的人貼告示,要求所有的供貨商,就是你供豆芽、豆腐、牛肉、啤酒的,必須來結賬,把所有供貨商的錢全部還完,每個員工發了一個月工資,然後跟員工開了最後一次會。


我說這是我第一次創業,也曾經是我一個最大的夢想,我覺得我對你們非常好,但是你們做了什麽,你們很清楚,現在我也知道了,這是讓我最爲傷心的地方,這個地方我再也不會回來了,我開完會就會走,餐廳留給你們,你們愛經營還是不經營,還是找個老板,我不管,總之這個餐廳我也不會再賣給别人,我也懶得再賣給别人。


因爲在很年輕的時候是非常理想化,對這件事情覺得是很痛苦、很傷心,那種痛苦和傷心不是來自于金錢的損失,更多的是對人性的某種失望。就懷着這樣的心情就走了,再也沒有回去過。


但是我在反思,我作爲一個在校大學生,爲什麽第一次創業這麽慘?把過去三年所有的積蓄都賠了,其實賺來的錢也不容易,沒日沒夜的,上學的時候也是幾乎每天都16個小時上學、裝電腦、看書、工作、學英語。所以我在想應該是我的管理出了問題,我應該學點管理知識。


所以我就找了一個大家都說管理最好的日本企業,我就加入進去,加上自己的努力,老板也很器重我,不斷地給我升職,從最早的電腦擔當,後來到庫管擔當,再到銷售擔當,經過三個輪崗,老板要給我升職,那時候我說不,我不會停留在這家公司。


因爲雖然我第一次創業失敗,但是自己的夢從來沒有喪失過,而且在日本企業工作兩年之後,讓我原諒了當年餐廳的幾十個員工,我離開餐廳的時候,其實我對那一幫兄弟不能叫恨,但是不滿意的,我就想對你這麽好,工資待遇這麽好,你們這麽對待我,我覺得這是不對的,我覺得他們虧欠我。威尼斯人手机投注兩年以後,我覺得是我的責任,不是他們的責任。


在那個年代他們都是沒有上過大學,沒有經過良好教育的,文化素質一般,當你的企業沒有很好的管理機制,或者當你的管理機制失靈的時候,在幾乎毫無管理和監控系統的公司裏面,慢慢會把人性的壞給發揮出來。所以那時候我就想我必須要出去,那股勁就是不服氣、不服輸,激勵自己要去創業。


我剛才爲什麽花這麽長時間去講第一次創業失敗的故事?雖然我們是商學院,教的是管理,但是全世界最好的商學院教的管理和你真實地去管理一個團隊,管理一個公司,多多少少還會有區别。所以也希望大家不要對管理掉以輕心,不要說我商學院出身的,一定是最好的管理者,有的時候不一定對的。


企業工作兩年,把餐廳虧的錢還了,還剩一萬兩千塊錢,我就拿着一萬兩千塊錢去中關村。那個年代北京的中關村是很火的,因爲我學過電腦編程,我想進入IT行業,就去了中關村,因爲中關村有無數年輕人,中關村那個年代高素質的人很多,不像開餐廳的,大家有共同的語言。所以就租了一個最便宜的櫃台,然後買了一台電腦,大概還剩400塊錢,如果三個月之内這個小櫃台不能賺錢,基本上第二個創業的公司可能又倒閉了。


但是還好,很幸運,爲什麽做到了?因爲我在中關村走了一個多月,發現那個年代中關村幾乎都在騙,假冒僞劣商品橫行,沒有什麽服務,每個櫃台的老板培訓自己的服務員,說白了就是怎麽去欺騙客戶,隻是爲了賺更多的錢。同時我發現中關村一件貨物在櫃台之間搬來搬去,搬很多次,我就在想,這樣搬來搬去沒有爲社會創造任何價值,沒有爲行業創造任何價值,它帶來的都是損耗,是沒有意義的浪費。


所以我說一定要做到跟别人不一樣,我1998年開的櫃台是中關村第一個明碼标價的櫃台,賣的所有貨全部都是正品行貨,你來了之後不用讨價還價,要不要發票都給你,都是一樣的價格,不賣假貨、水貨,用非常公平的

您可以返回【官網】首頁或進入【威尼斯人手机投注】閱讀更多資訊